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 >

贵州凯里探秘“幼小衔接”

日前,贵州省凯里市三幼终于复学了。检查健康码、体检单,消毒脚底、量体温……“虽然流程繁多,孩子们竟然安安静静、笑眯眯地按照一米线排队等待,并主动按流程接受检查。”园长韦亚琳说,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和家长分别时,孩子们没有往常假期结束后入园时的焦虑,而是开心、自信地走向老师并问好,与家长大声地说“再见”,纪律规则意识很强。

在韦亚琳看来,孩子们的这种表现与“幼小衔接”工作的开展密不可分。自2016年开始探索“幼小衔接”以来,凯里市已经形成了全市公办和民办园都与小学结对子的工作格局。

搭建“手拉手”结对平台,幼儿园小学都有收获

“我们的‘幼小衔接’工作是从2016年学前教育宣传月活动开始的,当年宣传月的主题是‘幼小协同、科学衔接’。”凯里市教育和科技局学前教育科科长李兰宇说,为加强研究,给幼儿园和小学搭建“手拉手”结对平台,当时局里印发了,之后有18所幼儿园(或幼教集团)与29所小学结成了对子。

凯里市七小校长申映辉与凯里市八幼园长罗钊以前工作上联系不多,但自从参加由教育部和联合国儿基会合作的“贵州省农村学前教育质量提升”项目后,同为州级指导成员的他们,多次到“小幼连贯制”项目学校——锦屏县赛村和天柱县润松村开展帮扶指导工作,特别是在与项目小学、幼儿园的教师一起寻找问题和开展教研的过程中,两人产生了将这些经验带回去研究的想法。

“当时我们正在搞游戏课程的改革,正在为儿童的游戏兴趣寻找课程资源。我想,如果将‘幼小衔接’内容渗透在一日生活中,岂不是一举几得!”罗钊说。

申映辉所在小学七年前曾经办有学前班。他发现学前班的孩子升入小学后,一些缺点很明显,比如,握铅笔的手总是没力气,规则意识不强,经常随意下座位。“参加‘小幼连贯制’项目后,我当时就想,也许我们的困惑能在幼儿园那里找到‘答案’。”申映辉说。

七小和八幼一拍即合,自此拉开了共同研究“幼小衔接”的序幕。自2018年9月以来,双方你来我往多次,如今达成以下共识:小学课堂时间减少五六分钟,幼儿园大班下学期集体教学活动增加五六分钟;每学期小学校长要带着一年级教师和将要承担一年级课程的教师到幼儿园观摩大班孩子的一日活动情况,幼儿园教师也要走进小学听课和评课;一年级教师在课堂教学中要运用幼儿园的玩教具和游戏教学方法;幼儿园要组织大班孩子及家长到小学参观校园环境、观看小学生的课间操和升旗仪式等;小学校长每学期要专门给大班孩子家长举办一次与小学学习生活有关的讲座;邀请家长参加小学和幼儿园的“幼小衔接”教研活动。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