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财经 >

高培勇:发行特别国债要划出底线 不留或少留“后遗症”

  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宏观政策调控力度加大。根据报告,2020年赤字率拟按3.6%以上安排,财政赤字规模比去年增加1万亿元,同时发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拟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3.75万亿元。如何理解财政安排背后的深意?证券时报记者专访了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副院长、学部委员高培勇。

   财政扩张

  要区分抗疫和发展

  证券时报记者:赤字、特别国债和地方政府专项债——这财政“三支箭”的安排存在与市场的预期差,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预期差?

  高培勇:现在讨论经济形势,必须看到周期性波动、结构性调整,以及疫情冲击三者的叠加。明确了当前经济领域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来自于三个方面而非一个方面,今年的宏观经济政策安排就看得比较清晰了。面对疫情冲击,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实际上是对于去年年末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所确定的宏观政策的修正,是在疫情前宏观政策部署的基础上追加了抗疫安排。为什么要提高赤字率?为什么要发行特别国债?都是为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

  看待当前宏观经济需要把问题和矛盾分类,对症下药。在政府债务规模安排方面,有市场观点会认为扩张力度“不解渴”,这是因为没有把对冲疫情影响和逆周期调节、结构调整的操作区分开来。

  发行特别国债要划出底线

  不留或少留“后遗症”

  证券时报记者:市场比较关心,钱怎么用?

  高培勇: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的赤字率增加0.8个百分点以上、1万亿元的规模。需要注意的是,政府工作报告中专门提出,财政赤字提升的规模要和抗疫相关。加上1万亿元的特别国债,总共2万亿元的政府债券和抗疫捆绑,不得把这笔钱用到其他方面。因为这是特殊时期的特殊举措。

  需要明确的是,这笔钱应对疫情冲击,主要解决“六保”问题,特别是其中的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在很大程度上,也可说与应对周期性波动和调整经济结构关联不大。

  我今年的提案与抗疫特别国债有关。相关建议简单概括起来有几点:一是要划出操作底线,目的是不留或少留“后遗症”。比如,不能因为特别国债的发行,而垫高未来财政支出基数;不能因为特别国债的发行,而冲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线;不能因为特别国债的发行,而颠覆来之不易的减税降费成果;不能因为特别国债的发行,而放松对财政金融风险的防范。需要把可能面临的副作用说清楚。

  二是在划清底线的基础上,提出抗疫特别国债要抓住“特别”二字做足文章,对应“抗疫”。特别国债的钱不能用于其他方面,只能用于抗疫,抗疫最主要是“六保”,要和“六保”直接挂钩。如前所说,这一条目前在政府工作报告和预算报告当中已经体现了。

分享至:

相关阅读